公司新闻

在里昂一间儿童家具厂工作

   不共事的时候

我们应该可以是好朋友

看到一种生活的激情

他让我看到另一种中老年人的生活

竟然也互相懂得八九成

锻炼我丢下很久的法文

他常在MSN先和我说BONJOUR

他现在在番禺开自己的工厂

但他并没离开中国

众员工大喜

从森威离职

上两月他终于被香港人打败

我知道接我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

他总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帮他

他在很多时候也只是个小孩子

其实我只当他是小孩子

就象见到久违的好朋友

我使劲拉搓他的脸

我们为这意外的相遇相拥

刚才引起我朋友注意的竟然就是他老人家

赫然发现原来这老人家也来此泡吧

在小山吧坐下不久

我没在意

风驰而过

朋友说看到一辆黄色跑车里竟是个外国人开车

横过天桥去小山吧的时候

有一天和朋友们在花园酒店附近吃过饭

终于不用看的士司机的脸色

到处横行

听说他买了辆七万元的黄色吉利跑车

我走后半年

但我还是走了

我们已能沟通得很好

我一直在学法文

他咆哮过每个人除了我

工作中没有其他人比我更能让他满意

他从没想到我会走

所以他喜欢我

我不害怕他

而一般外国上司都喜欢那些不害怕他的人

他喜欢我的工作作风

我们平常很谈得来

但我可以接受他的生活作风

我不喜欢他的工作作风

果然他一听便一言不发全程脸黑

就象前面的数个法文翻译

因为从来只有别人被他炒鱿

怕看他那脸色

却迟迟不想和他说

我和大老板和香港的上司们都说了

他直接加速了我的离开

这只是某些懒人的借口

语言绝对不会成为沟通的障碍

由此也可看出

我们也便当看热闹了

后来他和一位厂内的女有夫工人搞上了

那时我们还觉得他的行径不可思议

也跟着他来了中国

告诉我他有一个十六岁的非洲小女友

刚来工厂没几天

外公级的人物却整一个街头霸王

他在法国儿女都长大并刚有了小孙子

直打得新装修的房子所有家具都不成样子

他和中国女友常打架

只希望他快快搬走

他住的小区邻居街坊和业主经常投诉

人事部马不停蹄从没停止过招工

工厂不停和劳动局打交道

于是工人不断投诉

立马把产品部件扔掉把工人厂牌扔掉叫工人滚蛋

不按他指示进行

他常在车间站在工人旁边监视工人工作

威风八面颐指气使

来中国后一下子成了将军

充其量是工程师

只是工人阶级

他在法国从没做过管理

半夜和的士司机和工人打架

泡吧泡妞

常做GYM肌肉发达

他五十多岁

他值得一提

他后来当上了工厂的总经理

他实行毫无章法的强权铁腕领导

他不懂英文

他从没来过中国

他是后来者

这老人家比所有法国小伙都要血气方刚

JEAN

希望在中国找到工作

他说:我还会回中国

做爸爸了

回法国了

他说,附近的家具厂招工信息。他打鼓

也娶了中国女孩才离开

同样在国内短短一年时间

他也爱上了中国

容易快乐满足

他率真可爱坦白

果然他的面相少了书卷气

做的也是木工

他读的是木工

来中国是实习

他在法国还在读书

松松散散

他们的家庭结构和我认识的大多外国家庭一样

一家人分布几大洲

他说他哥哥在埃塞俄比亚义教英文

他不弹琴,一间。我曾经那么热爱这里,我喜欢做的事情,家具厂需要哪些设备。默默地告诉人们我喜欢去的地方,看着开家具厂利润有多大。但那些花还在,其实附近的家具厂。我最后离开了,在里。他们感谢并欣赏。你知道开家具厂利润有多大。

他更象个帅气的中东人或混血儿

而N却不象法国人

有点叛逆气质

事实是有点意大利血统

G有着意大利的浪漫面孔

有我们从书中电影中综合后的传统欧洲乡下孩子的气质

O有着温文绅士的外表

三位形象各异

三个法国年轻人那么有缘地齐聚这万里外的偏僻小厂

同样的79年出生

Norris

我也欣赏

单是他们的勇气

不说结果目的如何

这加速了世界的融合与进步

我佩服一切敢于和异族或跨国结婚的人们

适应并享受当地便是好吧

什么是好

看样子就知道他生活得很好

有一天我们在这酒巴遇上了

SLEEPING WOOD便是他的推荐

我们还会常交流关于酒巴和旅行信息

离开森威后

尽管他一直嚷着辞职

并成为唯一一个至今留在森威的法国员工

发展至毕业至今一直为森威服务

尽管他是家中独子

发展至一年间便娶了中国女孩定居中国

发展至要我带他去吃狗肉去吃鸸鹋

喜欢中国菜中国茶

喜欢中国女孩

喜欢中国

喜欢新鲜事物

适应能力强

他性格活泼欢快

其实他和Odil同年都是79

乍看以为有三四十岁

一头金色长卷发扎起来

我进厂时看到他背影一闪

来工厂的第一天

他更有艺术气质

来厂里做开发设计

他读设计

他非常热爱攀岩

G弹手风琴

Odil玩吉它

Germain

希望他好运

工作不好找

听说法国这几年很多失业

在里昂一间儿童家具厂工作

他有了儿子当了爸爸

偶尔在MSN上聊

再也没有回来

离开了中国

其实他的个性并不适合做管理

几乎没见他发火

没有大部分上了点年纪的法国人的狂躁

有点内向谦和内敛

他还会脸红

和相爱的人在一起

终于可以回家了

而是有感于他的艰难终于有了尽头

不是舍不得他

那晚我哭了

还因为他心爱的女友在法国等他

因为这里有太多意料不到的艰难

还说了很多很多

他说你是厂里第一个知道的

他忽然告诉我要走了

一年多后的一个晚上

数不清的周日午餐去吃了很多很多珠江边的饭店

一起在周日和工人加班

一起处理与邻厂和工人的纠纷

一起为某些好的IDEAS兴奋

也见证了双方的努力、学习、付出、向上、适应…

我们互相见证了这工厂的艰苦时刻

因为责任?因为信任?

为什么都要我去

都会让我夜不能寐或恶梦连连

以后每一次陪伴工人去看大伤小伤

家具厂原来会有如此高危

从此才知道

令我们有种共患难的开始

路上的血滴和机器上的残指碎片

一个工人让锣机生生辗去了四截前指

忽然楼下厂区大呼小叫

只有我和他没下班

那些血腥和尖叫依然如昨

想起平安夜那晚

我们加入这厂后一个多月便是圣诞节

我却要协助他管理一间工厂

我也从不知道国内的工厂和工人和法律法规

我后来成了他的助手

他要来这里做厂长

更不知道中国的工厂和工人和法律法规是什么样的

不爱中国菜

还没有中国朋友

曾在北京学了一年中文

他刚从法国的某学院毕业

他要来这里做厂长

手上提了吉它

左耳有一点耳环在闪闪发光

穿了西装

他第一天出现在森威的时候

OD和我从哈尔滨买回来送他的大列巴

Odil

地球是圆的, 或者某天转一圈我们会在法国相叙。

这便是礼物的好处,家具厂需要哪些设备。当我随手拿起公司的灯饰样板做花瓶插上那些美丽的常开不败的干花放于他们案前,和这些法国人共同分享,开家具厂利润有多大。只如一家。

我在昆明买了两大箱干花回来,学会工作。更随心随性。他们眼中的世界,附近的家具厂。更来去自如,儿童。更喜欢接受挑战,对于里昂。无疑比大多中国男人会享受生活,附近的家具厂。而非因国而异。生活中的法国人,学习附近的家具厂招工信息。只是因人而异,和各国各人都一样,附近的家具厂招工信息。他们的缺点,小型家具厂投资多少。让大家在一个终日被迷雾污染的工厂区里看到一丝外面的天空。

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乐观、坦白、直接、工作上的积极认真、不虚伪、不兜圈。想知道家具厂。而事实我并没感受太多法国人的高傲、蔑视、贬低,事实上在里昂一间儿童家具厂工作。带来了异国情调,他们的到来为这间小厂增添了一些欢乐,事实上在里昂一间儿童家具厂工作。其中三个都生于79年,我们会想那是浪漫的代名词。

法国人呢?在森威我曾经和五六个法国人一起共事,想起法国,

Copyright © 2018-2020 亚美国际娱乐_亚美娱乐官网_亚美娱乐平台_锻艺家具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144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