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开家具厂利润有多大?我说为什么这些企业能够分

下一期同一时间我们再见!

而现在国内的企业他没有做到这一点。

梁冬:嗯,他锁定客户的能力就会再加强,原因是--我是最了解你的。这就产品服务化以后,来订购服装,甚至多少年都来到我的店里头来买,我会让你一整年,而你本来是来一次的,你可能就会再买多件衣服,过去你一年本来是到我的店买一件衣服的,还有关键是服务意识的这种障碍。这样就比如说,包括技术的障碍,那你就买了。这个当然是比较高端的品牌它在做这个事情。我们国内的服装企业没有动这种脑筋,一看这个不错,看上去你以为是哪儿谁给你偷拍的那种照片啊,就穿他们最近的那些衣服。

伯凡:对对,经常给你发照片,学会开家具厂利润有多大。对,他就给你往上穿衣服嘛。

梁冬:就你的样子。

伯凡:穿衣服,一套几套,出来新的服装的时候,他就合成了一个全息的、立体的你的身体--用数字,你成为他的VIP以后,在他的线下店进行采集,他会一次性的把你的身体的这个数据跟你进行采集,为你个人提供这种着装顾问,国外它现在开始尝试,当然是比较高端的服装品牌,有些企业,一辈子怎么穿怎么难看。

梁冬:就是底下有个数字裸体嘛,一辈子怎么穿怎么难看。

伯凡:这个是需要有着装顾问的,也就我们说的那种讲究的能力,85%的男人和70%的女人都是不会穿衣服的,他做服装,比如说他这个服装销售就产品服务化。我一个朋友说,国外的一些服装企业他们做的这种探索还是很有借鉴意义的,是可以做到的。比如说啊,在网上所有这些你是没办法实现这个东西的。其实如果你用一些创新性的手段的话,那个整体的感受,捻一捻那个面料,一个习惯动作就是上去就摸一摸,我们买服装的时候,需要感受,需要试衣服,感觉一下。

梁冬:没开窍的话,感觉一下。

伯凡:对,就服装产品的它本身的特性,但是你上网的时候也存在好多问题,逼得好多企业要去上网,就零售终端成本在上升的时候,租金成本上来了。对于家具厂工资怎么样。到今天这种状况,相当于过去开三家店的那个成本,就现在开一家店,现在他们就感到压力了,很多服装企业甚至是把主要的精力用于在地面店的扩张上头,对他没有倒逼的这样一个机制,他不知道线上销售的潜力在哪儿?第二就是线下的成本不是那么高,由于他们的视野比较狭窄,第一是动机不足,因为它受到它这个产业特性的影响。

梁冬:穿一下,因为它受到它这个产业特性的影响。

伯凡:这就是由于这个行业,他就会比沃尔玛--全世界最大的零售企业的销售额还要大。一方面是这个网上零售的这种增长非常快,他再过下一个10年话,这是很吓人的一个数字。如果按这样的速度的话,一万亿人民币,就是淘宝加天猫的交易额,他从0做到了一万亿,它接近10年的时间,就2003年到2012年,就是淘宝成立了10年嘛,他应该是一个转折年,191亿。而且2012年对网上零售来说,它就相当于好几家零售的上市公司一年的销售额的总和,天猫就他们自己说的数字是191亿人民币,就非常明显。光棍节那一天,他们的业绩都在往下降,就各个零售行业,不仅是服装零售业,就现在呢,没有合身不合身的嘛。你看一个数字,就是饰品店。就是饰品它是无所谓的了,还有一些服饰,就是童装店,对吧?

梁冬:而服装行业整个向网络迁移的速度做的并不好,反正你只要有一个腰围就可以了,裙子嘛,或者特别标准话的那种裙子,小点就小点吧,反正就是大点就大点吧,但是他一般都是低端的。

伯凡:最早上网的服装的零售店,但是他一般都是低端的。

梁冬:或者是童装。小孩子嘛,对吧?是里面那圈,顶多知道自己的领口那个数据。

伯凡:所以在网上这个服装的销售量也不小,我们对我们的数据是一点都不了解,最简单的定制还要测那个八组数据,你不知道。

梁冬:你也不知道该勒紧点还是勒松点,还是从胳肢窝下面往下测呢,对比一下板式家具厂招工人5名。从背上测呢,你都未必知道自己手有多长。从哪儿测呢,你手有多长,就网上告诉你说,袖口多大啊,当然现在有很多所谓的领口多大啊,你还是要有一个体验,你还得试啊,你未必穿的好,你说网上我怎么买衣服吧?你看的好,但是他的产品卖出来价格对消费者来说是很高的。好多这种传统服装企业他们上网的冲动;触电的这个冲动又不是那么强。

伯凡:所谓的八组数据,所以它就导致了传统服装行业的终端的成本在明显的上涨。这就意味着服装企业尽管他们的利润并不高,你肯定也跟着涨,你周围的房租金都涨上去,即使你这个楼是你自己的,或者说,你租金成本也会高,如果你买它的成本高了话,是吧?

梁冬: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服装这个行业很难在网上销售,羊毛出在羊身上,传递到这个企业,它也会向下传递,当然了,所以连带租金也在上涨,最近几年商业地产的价格翻翻翻得很厉害,它就自然会涌到商业地产。所以,你这个地方进不去,对于商业地产其实--因为这个钱总要涌嘛,而且这个租金的上涨是非常快的。

伯凡:对呀,并不是说房价不上涨,就是这个劳动力成本……

梁冬:而且所谓的房地产一直把……政府呢还是主要是希望这个住宅价格不要上的太快,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各个零售渠道的租金成本非常的高。因为劳动除了生产成本在上升以外,它价格它降不下来,为什么我们说的中档化危机,大多数还没有这个意识。而现在的服装,但是,当然有些企业已经在上头做得很不错了,是因为服装企业他们上网的那个量还不足够大,相比看附近的家具厂招工信息。就服装行业的整体的库存非常大,带来了对整个行业的颠覆性的影响。

伯凡:销售成本主要是这些渠道的成本。现在我们说抑制房价过快上涨,就是这个劳动力成本……

梁冬:销售成本也在增长。

伯凡:嗯,下又下不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所谓的店商这样的一个渠道变革,对比一下我说为什么这些企业能够分这么高的红。不像以前想的那么贵了。第二个是因为外面订单减少。第三个是内在需求不足的情况很多的国产品牌上又上不去,成本都变低了,因为现在的各个地方--香港、台湾、日本、韩国,内关外焦……

梁冬:这个行业现在一方面消费者涌到国门外,就是服装行业现在呢外焦里嫩,伯凡你好。

伯凡:说半天你也没说对。

梁冬:内忧外患。

伯凡:内忧外患。

梁冬:今天我们提到这个话题,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对面的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主编伯凡,大家好,本期话题--“积压”下的服装业。

伯凡:大家好。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马上继续回来,稍事休息,那到底店商行业对于服装行业的影响是怎样的,对于传统服装零售业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欢迎继续收听《冬吴相对论》,《冬吴相对论》。

产品服务化为什么会增强企业锁定客户的能力?

西方国家的服装企业是如何实现个人化的网上服装销售的?

销售渠道的变革给传统服装零售业带来了哪些颠覆性的影响?

而服装本身只是电影票根?

为什么说对女性而言买衣服的过程就相当于看电影?

是否关注你以前买过的衣服为什么是衡量一个人经济状况的标准?

为什么服装是最先感受的经济景气程度的行业之一?

梁冬:对,老实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渠道,这毕竟还是少数,我就到日本了嘛。重点还不在于说大家出去买,你还没到广州,关键是那个距离也差不多啊,未必能来回飞呢。

伯凡:店商。

梁冬:就是店商。

伯凡:是啊,你两、三千块钱,北京飞广州,你想你飞广州,都有来回的了,就平常来说有那么两三千块钱,去日本的,现在有一些打折的机票啊,我那天都觉得很诧异,还是有的,你在日本你天天找的话,在欧洲你要像猎人一样的抓机会的话你总能抓到那个9欧元的机票。

梁冬:对啊,那对于中国的消费者来说也是一大打击。因为前段时间我真的看到一个机票,最近日元又在贬值嘛,再加上日元在贬值,现在是中国的消费者又出去了,我出去。

伯凡:能够。那是促销,我出去。

梁冬:对啊,你不出去我出去。

伯凡:你不进来,现在是人流往外,就以前都是物流往外,消费者往外流,第二,今天的中国服装业所谓的内忧外患。一方面国外的订单市场变少,我们就看到,价格还便宜。所以这是导致国内在服装市场上内需不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梁冬:对,你知道吧?

伯凡:山不转水转。

梁冬: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就买的服装品牌力又高,她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假如你到香港去,价格又没有竞争力,我们刚才说中档化危机是品牌力不够,她可以满足两个东西,台湾、香港去买。

伯凡:这里头,我就到日本、韩国,如果我真要买东西,她们觉得,但是对她们来说,好像也不是很高的工资啊,都这样说话的。我说你们一个月才多少工资啊,韩国的东西太便宜了,都已经不是去香港买衣服了。她们说日本的东西太便宜了,就是小朋友而已啊,我认识的这些小朋友啊,我身边的这些,很多北京的朋友,之恐怖啊。你再想想还有北京也是这样,那个之多啊,每一次我看见那些女孩子拎着大包小包的衣服,开家具厂利润有多大。在从那个香港火车站往内地走的时候,我有些时候,直通车。所以你又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差不多两个小时就可以直接到香港,连肇庆也有直通车一直到香港,现在东莞就更是更多人买衣服了,整个珠三角的女性都涌向香港买衣服。不要说深圳、广州了,你站在深圳罗湖街上看,到了周末,你只要到了不要说五一、十一这种大假期了,哎,也不尽然。我们常常说现在国内服装消费不景气吧,还有另外一个角度可以观察,服装业是最能够感受经济的景气和不景气。

梁冬:这个事情呢,这样就立即反映到这个服装市场上来。所以那个“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你开始重新来关注这些被冷落的衣服,不是那么鼓的时候,甚至是一次都不穿的都有。你发现你的那个钱包,你知道吗?

伯凡:我说为什么这些企业能够分这么高的红。很多买回来就穿一两次,那个服装相当于一个票根,已经看完了,就像看电影,就是终极意义。

梁冬:哈哈哈……

伯凡:买的过程就是一个体验,她只是买,她好多服装,尤其是女士,这是衡量你的现在的经济状况的很重要的一个指标。而且女士们,就把过去的那些衣服都给翻出来。就你关不关注你以前买过的衣服,原来还买过那个,原来我还有买过这个,一翻,去翻衣服了,女士们就开始打开自己的柜子,短裙可能只在某些场合你才可以。就是经济如果不是那么景气的时候,长裙它是一个通用的服装,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你穿个太短的是不行的。对比一下这么。所以,长裙穿是没问题的,就是在很多场合里头,穿长裙它比那个短裙的适用的场合要多,她爱穿那个长的。还有一个就是说,甚至有一点抑郁的话,如果她的心情相对是比较收敛的,女士,扩张的那种状态容易穿比较短的衣服,短的时候人的状态比较放达,后来我想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一个是人们的心情,证明这个经济不太景气。

梁冬:就是意义,街上穿长裙子的人多了,它是跟服饰有关的--所谓长裙指数、口红指数。什么叫长裙指数?就是说,好多所谓的经济景气指数,这是一。第二呢,你两顿一饿就不行。就服装的刚性程度它不如食品的刚性程度,但是一件衣服它就解决一下子一年甚至几年都可以穿这个衣服了。但吃饭呢,也先要有件衣服穿着,你不能光着身子啊。你宁可饿着,衣服首先是必须要有的,衣排在前头了。因为我们如果作为一个人来说,衣食住行,这个刚性都可以说是刚性,它由一种以前所谓的刚需变成了一种身份识别了。

伯凡:这只是一个普遍的规律,证明这个经济不太景气。

梁冬:为什么呢?

伯凡:在食品和服装之间,就是说服装消费这个事情,的确是这个样子,呵呵呵……说回来,很不一样的,明年向右边转,今年的三道杠、明年四道杠都是不一样的。今年朝左边转,所以你觉得不要更新。运动服现在也是时尚品牌,你可能从来不穿运动服,老吴,运动服装就是……

梁冬:那是你认为,你可能好几年都不会再买。因为这个东西他也没有说更新的,就买一套运动服装以后,真正要去运动的时候你也去穿专门那种运动服了。

伯凡:运动服本身它也是很结实的,听听企业。而且呢的确是跟我们现在人的生活方式有关系。就是我们也没有多么大的运动量,是吧?你把它穿破还很不容易,而且很贵的那种破的牛仔裤,那基本是不大可能的。

梁冬:除非你买的时候就是破的,是吧?你要好好穿,就是现在的服装的品质也都还可以,然后才是缩食。

伯凡:现在服装你很少看到……就现在破衣烂衫是没有的。一件衣服你想把它穿破,我们就会首先是节衣,也遵循这样一个规律。当我们觉得自己的钱不够的时候,你又不知道。我们在买服装和买吃的东西的时候,它利润率很高,所以它这个卖出去的这个量很大,又多出一个菜。

梁冬:还有一个原因呢,顺便加一个尖椒土豆丝,比如说你已经点了三百块钱的菜,高到离谱。所以呢每次大家在点菜的时候就觉得,那个价格就会非常高,你要能达到一个很高的一个利润率的话,它本身成本就比较高,比如说你一个什么鲍鱼,那利润率就很高啦。但是呢,它卖十块钱,比如说它是三块钱的成本,他卖出来那个价也比较低嘛。

伯凡:这是非常小的,又多出一个菜。

梁冬:无伤大雅。

伯凡:出货量非常大,他卖出来那个价也比较低嘛。

梁冬:但是出货量很大。

伯凡:成本当然低啦,比如说在餐馆里头利润率最高的菜是什么?是尖椒土豆丝,但是它单价是比较便宜的。这就是我们日常生活当中常常受这种幻觉的支配,吃的东西呢尽管也贵,所以在我们的心里感觉上就觉得服装会很贵,一件衣服它的总价要远远高出食物的这个价。因为你是分期购买的嘛,它是一穿就是一个季度的,听说为什么。刚需。

梁冬:成本最低。

伯凡:问题就在于买吃的和买衣服这是两个概念。买吃的是买最近这一两天的。衣服呢?你买了以后,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是吧?有钱人的特点是他吃的钱占他总的消费当中的比重是非常低的,花在食物上的钱这个比例就会很高,虽然这个总量是很大的。就我们如果生活水平不是太高的话,而且食物呢它是每天差不多都要购买的,先节衣后缩食。

梁冬:刚需嘛,它其实是有次第的,就是说中国人有一个词儿叫--节衣缩食,老吴提到一个话题,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冬吴相对论》。刚才呢,本期话题--“积压”下的服装业。

伯凡:因为食物这个事儿再压缩它也压缩得有限,本期话题--“积压”下的服装业。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为什么会首先缩减服装开支?

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也最先放弃?

当人们对未来信心不足的时候,而分红率却很高?

餐厅里利润率最高的为什么往往是那些不起眼的大众菜?

用价格告诉消费者产品价值的时代为什么一去不复返了?

为什么说中档价位的商品往往会让消费者最先注意,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对比一下开家具厂利润有多大。马上继续回来,我觉得呢其实也蕴含着某一种的背后的逻辑。稍事休息,刚才老吴讲到这个节衣缩食这个话题,就证明你的生活水平越低嘛。

什么是中档化危机?

国内到香港上市的运动服装品牌为什么PE值很低,《冬吴相对论》。

中国服装业正面临着怎样一个内忧外患的现实?

梁冬:对,就是食物的消费占整个消费当中的比例越高,尤其是生活水平比较低的,这个数量还是很大的,它是我们一年的总的消费的食品,为什么?因为食品吧,后缩食。

伯凡:对,首先是节衣,节衣缩食,首先就是服装,他就会抑制自己的消费。抑制自己的消费的时候,人们就一旦对未来的信心不足的时候,在消费的过程当中啊,你们看经济各方面的指标在回暖。但是大家心里头还是不敢放开消费,现在没有。所以就外贸的订单减少。国内的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尽管到第三季度的时候,原来大量的订单是建立在那种生活方式的基础之上的,所以呢,他们现在这种生活方式逐渐地在改变,然后穿完就扔的那种状况。没有了,愿意一打一打地买,他……

梁冬:先节衣,现在的欧美经济都不景气的时侯,一方面,它是两方面的原因,现在库存之所以这么大,都是MadeinChina的。

伯凡:订单减少。他不会那种挥霍式的把中国的服装当成是便宜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他……

梁冬:订单减少了。

伯凡:对,只要中档以下的衣服,那些衣服,或者到哪里去看,基本上你到纽约,或者madein印度了。在大概五年前,或者madein越南,都是madein马来西亚,全都MadeinChina的。现在可能有改变了,翻开牌子,买个衣服,比如说在国外,甚至大量倾销,所以可以把价格拉得很低,开家具厂利润有多大。诸如此类,再加上呢有一些企业还可以打一些税务上的擦边球,规模效应嘛,因为我们的劳动相对便宜嘛,所以他全都陷入到中不溜的这种状态里面去。

梁冬:以前我们还有个方案,但是问题他的品牌力不够,各方面都还可以,我们中国的很多的这种服装品牌都陷入到这样一种状况里头。你说呢他质量还可以,但是现在这两个东西都不太灵了。尤其是这个信息透明化以后呢,他立即就会由于高价格而对这个品牌产生了一个肃然起敬的感觉,很容易对于品牌没有常识感的普通人来说,把这个价定的很高,就用价格告诉他们,据说这还是广告业的做品牌行业的一个潜规则。当你没法告诉别人你的产品的价值的时候,开家具厂利润有多大。是吧?哈哈哈……

伯凡:这是一个路径。再一个就是常用的手法,这不很讨厌吗?你不是隔壁的张三嘛?你何必告诉三张呢,呵呵呵,我们其实是兄弟,我就不是跟你们一拨儿了。你现在告诉我说,就你已经给人家暗示,但你装的那个样子,有一部分的确是,其实我们还是有一部分的确是进口的,对吧?搞得很意大利的感觉。哈哈哈……他后来再三解释,那个达芬奇,它就比外国人还像外国人的那个……

梁冬:比如说前段时间出事的那个家具厂,就好多名字一听呢,哈哈哈……

伯凡:对对,不知道这个牌子在国外怎么样,不能马上知道你的……

梁冬:又不能出国,又不能上网,中国人民英语又不好,或者在前二十年,第一个就是让这个名字听起来是一个很洋气的名字。在改革开放之初,是吧?也可以。中国古代那些服装也有很好的东西。

伯凡:所以最后他们只有两个特别简单的方法,你能不能够搞得像比较高级的中国式的服装,你做一服装,就是你是一个中国人,那我觉得非常好那些建筑呵。事实上家具厂一般工资多少。我就是说他不协调,我们去那个布拉格,东欧也很好的,哈哈哈……很不对。我没有贬低谁的意思,你会觉得很奇怪,是吧?就是,直接拍哦。

梁冬:找东欧人来装西欧人嘛,直接找,是吧?

伯凡:嗯,再有中国留学生啊什么的,看看人家找了几个外国人,根据那些时尚杂志翻翻,他自己这个从业者没有上去,也想做品牌突围的时候呢,中国的很多服装品牌呢,我就认同你的服装品牌。好了,我只要认同你这个人的样子,就是你都是这样的,他长出来就这样。所以大家觉得那是对的,是吧?那个人就跟那个服装他真的是浑然一体的。

梁冬:就是一样的!对啊,的确人家那些大品牌的那些设计总监和老板走出来的时候,或者在某些场合也见过,我认识一些国外做服装品牌的人,相反过来,他自己那个人并不是这个样子。我说,但是装着装着呢,你明白吗?开始装A了,现在很多的服装品牌呢开始走所谓的装A范,的确这样。就是你看,没有人来反驳我,我就这么说了。结果下面大家还果然鸦雀无声,是吧?反正我也不在你们这个圈里混,童言无忌嘛,天真嘛,是吧?有点儿像皇帝的新衣一样……

伯凡:范思哲、拉尔夫·劳伦,这很无知,因为我不是服装行业的,这个很大胆呐,家具厂工资怎么样。几乎所有的品牌都这样。于是,这个情况好像并不是这一个品牌,气质也不像。然后呢,就是您长得不像您广告里面那个人,我觉得你有个很有意思的特点,我问这个品牌是谁的?下面有人说这谁谁的。我说,我说,你知道吗?呵呵,但是这些人长的一个都不像他们那些广告里的样子。我突然就觉得很好奇,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因为他旁边呢竖着很多的这些服装品牌的广告嘛,往下一看,但是我站在台上的时候,正好哪天我去作一个演讲。本来想讲另外一个话题的,几乎我们知道的各大品牌的老板呢、总监啊都来了。然后呢,我曾经参加过一个所谓的服装行业大聚会。乌泱泱的,显得好像高档的样子。大概一年前,可以把单价拉上去,也就是想说希望呢能够拉高品牌之后呢,大家也在做品牌突围,服装行业我相信也意识到了,其实你说的这个事情啊,这就导致了一个大家在选择的时候就可买可不买。

梁冬:小孩儿嘛,是吧?有点儿像皇帝的新衣一样……

伯凡:小孩儿。

梁冬:所以呢,这样一大批这样的品牌,也说不上多好的,品牌呢你也说不上它有多差,价格适中,就这样一种状况。而我们中国现在服装业都是这样一个状况。就是大部分都是一个中不溜的,但最终放弃你,最先注意到你,低不就。

伯凡:对,他就会买那个更高的,如果是他要比品牌的话,就是价格更便宜的服装,他就会买那些更低档的,如果他要冲着价格去的话,他只有两个选择了,他就觉得这些东西不够高档。所以,你看家具厂一般工资多少。它就吃亏了,这些中档服装,第二看紧接着就要看品牌或者跟别的再来比价格。如果比品牌的时候,当它第一看价格,但是呢立即它都面临着一个分化,他就会看,首先可能会吸引别人,因为你价格适中,三星级酒店……

梁冬:所以它就是高不成,都陷入到这种中档化危机里头。比如说酒店业也是这样的,好多行业,这就叫中档化危机。我们以前说了好多品牌,到最后会变得非常没有竞争力,但是呢,就一下藏起来了。再最关键的是什么?就是这个价格适中。它好像很有竞争力,都穿不好意思了。你想想有个很时尚的小姑娘……

伯凡:对对。五星级和经济型酒店。比如说一个服装你进到那个店里面去,三星级酒店……

梁冬:最顶尖的就是很好啊。要不然就是那快捷酒店。

伯凡:她一看一个老头、老太太在穿这个衣服的时候,所以一下子都买。都买的结果就是大家都不买了,它不贵,老头、老太太也觉得挺有活力的。关键是那个东西也比较便宜,谈恋爱的感觉还是什么的感觉,这种感觉,年轻人一看很时尚啊,但是突然一下子呢就不见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梁冬:对。撞衫嘛。

伯凡:主要是因为刚开始啊,全部都穿的这个衣服。男女老少都在穿这个衣服,就是大街上从小姑娘到老太太,有一阵我看到,利润。跟那双立人是对着的。那个曾经很火的,就是两个人背靠背。

梁冬:去哪了呢?

伯凡:对,我都忘了,叫什么,前段时间李宁也跌的很厉害嘛。

梁冬:双坐人儿嘛。哈哈哈……

伯凡:曾经大家记忆犹新的、非常火的一个牌子,所谓PE值低呢,这才会有这么高的分红嘛。你看这些。

梁冬:尤其是中国服装业。所以才出现了这样一个情况,就意味着投资界对于整个服装行业的前景是非常不看好的。

伯凡:不看好啊。

梁冬:对。然后呢,因为大股东他们自己嘛。不准备再这些钱投入到新的生产当中去了,这些企业主本身对他们的公司没有信心了。就说干脆我们把钱自己分了算了,从投资界来看,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说之所以分这么高的红,我说为什么这些企业能够分这么高的红,有的到8%、9%。我就觉得很奇怪,你知道PE值最低的公司是什么吗?就是那些运动服装品牌。好几家运动服装品牌都超低值。而且呢所谓的年分红利都很高,挺有意思的。现在国内到香港上市的公司,他们给我的一些数据,我想起来前两天我在香港见了一些投行的朋友,对。

伯凡:不搞扩大再生产了。

梁冬:说起来这个事啊,能过三年,然后到店里去买新衣服穿,都是有衣服穿的。

伯凡:对,三年,什么都不干,停产,说这些服装可以供我们全中国人民穿三年。就是现在的所以服装企业,这服装行业其实已经算是一个有点老的话题。就是库存的问题。一个保守的估计就是中国现在的服装业的整个的库存是382亿。382亿什么概念呢,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梁冬:就是现在所有的街上的人全部脱光光,挺有意思,伯凡说他刚刚看到了一篇关于服装行业的报告。哎,对面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主编伯凡。伯凡你好!

伯凡:嗯,大家好!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 梁冬:最近呢,对面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主编伯凡。伯凡你好!

伯凡:大家好!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多大。


学习附近的家具厂
家具厂
附近的家具厂

Copyright © 2018-2020 亚美国际娱乐_亚美娱乐官网_亚美娱乐平台_锻艺家具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14427号-1